• #
  • #
  • #
  • #
  • #
  • #
本站公告

越轨并谨慎着:学车经历

来源: 作者: 当前位置 :主页>学车心得>

我是在深圳学车(不过两年以后要回北京,顺便问一下,驾驶证要换吗?)。04年10月报的名,12月底过了理论考试。05年1月初开始上车学倒桩,由于领悟力不算太差所以进步也不算太慢,7、8个学时后再去练就纯粹是为了巩固技术和止手痒了。春节期间没有教练车摸有点手痒一时冲动就出了一次轨(别想歪了,是小范围内无证驾驶了一把,见以前的一个老贴子:首次出车记),后来经过坛子里热心人士的批评教育,一段时间之内没敢再造次。过完年教练告诉我由于准考证的问题我的考桩日期要延到3月22日,推迟了整整一个月 – 唉,除了震惊之外还是震惊。再练桩已经提不起兴趣了,可教练又不能教我如何上路,因为深圳这地方学车的规矩是要先桩考通过才能学路。

不过有一天教练一高兴,收工的时候让我开车他坐副驾驶直接上大路回家,虽然这次实战操练前后也就只有10来分钟,但对我来说意义深远,或者说祸害无穷,由于它让我从思想上打消了对车水马龙的顾虑,我无证独自驾驶的闸门从此被真正、彻底地打开。各位看到这里肯定又该骂我草菅人命,视自己和别人的生命为儿戏了。这些我都虚心接受,但我敢那么大胆子把车往大街上开也是有前提的:第一,车是自动档,操纵起来非常简单;第二,在此之前我几乎把网上几大汽车站点中所有关于驾驶方面的文章都看了个遍,包括那本“汽车超级读本”中几个相关主题下的几乎所有文章,驾驶要点已经烂熟于心。另外有关汽车构造的网上和网下的东西也看了不少;第三,有了上述的一次实战经历,消除了上大街的恐惧感;第四,还制定了一个循序渐进的自学计划。

就这样开始了“训练”。先翻出随车手册一页一页从头看到尾,对照着汽车验证,仪表盘,灯光,镜子,喇叭,雨刷等等都搞熟了为止。然后选了个附近的街区,只有双向2车道,但人流车流都比较少,把车开过去先停下来看三面后视镜,练习观测对照后车位置和距离,心中有数之后练右转弯,围着这个方块街区顺时针一圈一圈地转,方向盘的操纵就熟多了;后来练路口左转,这里碰到变线的操作,也是严格按照书本的教导来,例如变线之前镜子和盲区的查看,过路口时候眼睛该往哪看之类的;之后是双向4车道马路、6车道干线、以及环城高速,速度也由最初的20上到环城路上的80-90,因为是一步一步来,所以过渡得比较安稳。各类停车场也都实地领教了,无论是肯德基门前拥挤的直角停车,还是公园门口的平行停车,地下的,楼上的,都能一一化解,一是因为此前已经下功夫找好了车子的几个参考点,二是还是要感谢网络里的好文章提供了倒车入库的图解。就这样到现在已经快2个月了一直顺顺当当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当然这些都瞒着老婆,每次偷偷用完了车,把镜子,座位都调回原处,但有一个地方没法调回去 - 油表。不过老婆好像不太注意那东西,直到有一天她觉出不对劲来了,我只好编个瞎话说是经常用怠速在小区的停车场里面转圈子来着,没想到她深信不疑,现在我都觉得心中有愧因为辜负了领导的信任。后来为了省事就干脆定期自己去加加油。

说上面这些绝没有鼓励读者也去试验无证驾驶的意思。毕竟首先是安全的问题,关系的是你的命和他人的命;第二也铁定是违法的事情,如果你被抓到轻则罚款500,重则追加15日以下的拘留。你问我怕不怕警察,废话,当然怕!但有一条,我虽是无证驾驶,但严格遵守安全驾驶的规则,心里还是比较坦荡的(呵呵还装潇洒)。如果你也非要试试,先问问自己满足我上面说的四个前提不。

最后再说说桩考。那段时间因为有车开了,所以也不再惦记着去教练场练桩摸车了,倒是教练怕我老不去练把学业给荒废了,每个星期还必然叫我去巩固一次。闲话少说,经过漫长的等待最后拨云见日,3月22日(就是前天)桩考这天终于来了。一车去的一共4个人,全是爷们儿。10点半到了考点,本来安排的是12点考,结果下了车一看,10个电子桩里面一个车也没有,原来是电脑坏了,而且听说已经坏了1个多钟头了,看看周围,等候考试的车乌攘乌攘的 - 得,踏踏实实等吧... 期间四个人凑份子和教练去饭馆吃了顿中饭就不多说了。下午3点钟,那个祖宗高音喇叭终于喊我们车的牌号了,昏昏欲睡的我们猛地一激灵,扑上汽车直奔战场。

平时用砖头在地上画俩方框竖起6个杆子就开练,虽然简陋但也习惯了,今儿个头一次见识这电子桩,我们四个无一例外都被它的高大威严和满身机关结结实实地震慑住了。头一个弟兄上车,刚一往后倒就发现电子公告牌上显示“路线错误”,莫名其妙地折了一次(到现在也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下车,换第二个弟兄,这哥们是车行做维修的,平时老摸车,练倒桩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平时练习的时候他1档和倒档之间的切换根本是“无缝”的,你从外面看就像钟摆摆到极限之后马上就回摆,中间看不出停顿,你说他的离合功夫了得?可就是这么一牛人,到了电子桩跟前仍然犯了紧张,第一把阴沟里翻船,倒第一个库时左侧碰了竿,下车一脸苦相说“当时手有点哆嗦”,师傅这时候脸色已经很难看了。第三个轮到我,平时练“简陋桩”时都是驾轻就熟的,得意的时候离合还抬得比较靠上追求个速度,可现在看到前面两个弟兄折了一对,本来就对这电子桩肃然起敬的我哪还敢大意,决定坚决把尾巴夹起来而且要夹紧,嘱咐自己“一定要慢,一定要慢”。“慢”果然是法宝,离合被我闷到我练桩历史上的最低水平,结果慢慢腾腾但顺顺利利地一次通过。可师傅脸上刚刚好看了一下,第四个哥们儿又勇敢地把他的脸拉回铁青,他的第一倒很离奇,车屁股中点直接奔着中竿就去了,而且看他那架势师傅不狂吼他“停”他还准备义无反顾顶开杆子入库… 沮丧地下了车,大叫看错了竿了,原来他把库右前角的大铁架子当成右前竿对齐去了!不过好事多磨,第2次,所有折的哥们都稳住了气稳稳当当地通过了,那可真叫大悲大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