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本站公告

上海驾校乱象调查 老年人学车遭拒成潜规则

来源: 作者: 当前位置 :主页>学车动态>

交规考试可以远程控制;路考时师傅可以遥控考试……暑期已到,各大驾校又迎来了生意旺季。然而,伴随着驾校生意的兴隆,学员和驾校都想越快拿到驾照越 好,因此种种应试对策也就应运而生,为诸多“马路杀手”的诞生埋下了伏笔。   不少拿到驾照的“本本族”,因为根本无法上路开车,只得去陪驾学校再“回炉”学习,陪驾学校大热,一些“黑陪驾”也应运而生。   在无资质的“黑陪驾”处练车技,出了事故谁负责?业内人士告诫,治本之道在于学车时踏踏实实,按部就班考试。即使要去陪驾学校“回炉”,也要找正 规公司并签订协议。   读者投诉 交规考试可远程控制   “驾校作弊太严重了,像我们这些新驾驶员,一上路极有可能成为‘马路杀手’! ”刘先生在闵行区一家驾校报名学车不久之后,就致电本报,发出了这样 的惊呼。他发现,驾校内部的培训可谓“问题重重”。   刘先生拿交规考试来举例。因好多年没有摸过书本,对复习方法完全不在行,刘先生光交规考试就考了3次。 “考到后来我自己都心灰意冷了,一边看书一 边直摇头,这时同车学习的另一个学员却看着我苦恼的样子偷笑。 ”刘先生告诉记者,那名学员告诉他,要通过交规考试其实不用这么辛苦地看书、背题,“只 要给师傅交300元钱,就可以轻松搞定。 ”刘先生将信将疑,但还是这样去做了。   “交了钱之后再去考试时,发现电脑都不是自己控制的。一个题做好以后,电脑下方会自动提示下一道题的答案,只需点击答案即可,貌似有人在‘远程操 作’,让我惊讶不已。 ”刘先生告诉记者。   而在接下来的培训过程中,刘先生发现驾校的作弊情况还不止于此。大路考200元、小路考200元,倒桩200元,把钱给师傅,师傅都可以搞定。刘先生说,有 时候还有“通包”价,一次性付钱,所有项目考试都可“打包”通过,“一般‘通包’的行情价是800元。 ”   业内人士 考试作弊“一条龙”服务   “考场歪风催生 ‘马路杀手’,这其中有一条完整的利益链条。 ”日前,记者就刘先生反映的情况采访了一位资深驾校教练史师傅。史教练告诉记者,刘 先生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只不过每个驾校的操作方式不一样而已,“但一般大同小异”。   “比如,有的人车其实开得很好,但交规就是考不出。怎么办?驾校也不愿意失去这个学员,自然会为其想办法,最简单的就是花钱‘买’通过。 ”史教练 告诉记者。而在倒车考试中,因为不少驾校都不是封闭式的,学员在考试时,师傅都能清楚地看到整个过程,只要学员将手机开成“免提”状态,师傅就可以一 步步提醒学员,达到“遥控”的效果。 “现在都是电脑考试,而电脑只能监控到考生在操作时有没有压线,或者撞到杆子,而无法监控到对话声音。用手机来遥 控考生,正是钻了这个空子。 ”   “小路考有时更为放肆。 ”史教练说,小路考有必考项目和抽考项目,曾有个别师傅在学员考完必考项目后,中途调换其他人来帮忙代考抽考项目。但史教 练也表示,找人替考的情况“比较少见”,更多的是交几百元的“保过费”,之后考生便可“高枕无忧”,坐等成绩合格。   记者调查 不规范多发生于“承包车”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这种“考场猫腻”的行为多发生于 “承包车”。所谓“承包车”,即车辆是属于教练私人所有,但挂在某个驾校的名下。驾校接 收了学员之后再转给教练,由教练用自己的车对学员进行培训,驾校从中抽取提成。 “学员越多,教练的收入也越多。如果学员一直考不出,便会长时间占用教 练的资源。因此,教练便会想各种办法让学员以最快的速度通过。 ”史教练说。   “不少教练都是用‘应试教育’的心态来教学员。”史教练感叹,只要学员考过了,教练的任务也完成了。至于开得好不好,到路面上遇到交通事故怎么处 理,跟教练一点关系都没有。 “教练缺少责任心,是催生‘考试舞弊’现象的直接原因之一。 ”   “本本族” 有本不敢开 无奈找“陪驾”   “车是学出来了,但我根本就不敢开。”另一位读者吴小姐告诉记者,她完全没有了刚领到驾照时的欣喜。吴小姐告诉记者,她学车时有学时的规定,但师 傅根本没有让她学那么长时间。一周只能去一次,考试时也是请师傅帮忙,那时候觉得师傅 “真好”,现在才知道是害了自己。   吴小姐说,事到如今,面对有车没法开、有车不敢开的窘境,她不得不到网上找“新手陪驾”。 “1000元5次,一次1个小时。价格虽然有些高,但总比直接 上路安全。 ”   “但在驾驶的过程中,还是与其他车辆发生了碰撞。”吴小姐说,自己的车又不像教练车副驾驶上有刹车,遇到情况,陪驾竟无动于衷。她这才知道,自己 找了个“黑陪驾”,对方只会开车,根本不懂如何处理突发情况。   其实,曾有人提出应该将驾驶证分为“新手”、“熟练”、“资深”等几个等级,或采用读卡器反映驾驶人的行车里程,以区分驾驶人的技术状况,进行针 对性的管理。但要给车辆配备插卡器,就必须要求驾驶证有数字储存功能,这些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完善。“从维护社会安全的角度而言,应该对驾照的发放 与审查进行更严格的监管。 ”吴小姐认为。   陪驾学校 市场太火爆 留神“黑陪驾”   像吴小姐一样的“本本族”比比皆是,各种陪驾学校也应运而生。和交规考试的桩考、小路考和大路考三项相比,陪驾学校的培训内容更注重实用性,项目 也更为细致。“驾照仅仅是一个资格证明,要真正能够游刃有余地上路开车,需要了解的东西非常之多。”陪驾学校人员告诉记者。如今陪驾学校蓬勃发展,有 周末全天陪驾训练的,还有专门针对白领“朝九晚五”工作作息的陪驾时刻表,在每天下班后训练几小时。   这名陪驾学校人员告诉记者,陪驾市场刚刚兴起,现在是鱼龙混杂。 “由于学员不了解,目前 ‘黑陪驾’情况较普遍。”据介绍,正规的陪驾学校在陪驾 前都会和客户签订陪驾协议,详细商定陪驾期间的诸多事宜,且教练需持有 《教练员证》。而 “黑陪驾”,则是无协议、教练也无相关资格证明的陪驾公司甚 至个人。 “黑陪驾目前生意也不少。但跟黑陪驾学车,万一培训过程中出了意外,问责机制不明确,学员维权较为困难。”   该陪驾学校人员特别提到,如今有的“本本族”因贪图方便,会直接和自己之前考驾照时的师傅联系,给点钱,用师傅的私人时间帮自己 “陪驾”,或通过 朋友关系找到口碑较好的学车师傅,通过私人关系付费之后让其“陪驾”。 “虽然此类人员技术可以保证,也的确是驾校人员,但由于并不是专业的陪驾学校, 这些师傅也属于‘赚外快’的性质,一旦出了什么意外,也很难承担责任。 ”